图灵奖获得者John Hopcroft:中国大学必须教授学生问题

时间:2019-01-21 16:25:28 来源:敖汉旗新闻网 作者:匿名
  

“他们可以展示非常好的课堂笔记,几乎复制了我在课堂上讲授的所有内容,但从课堂上的问题和考试中,他们仍然缺乏应用知识的能力。”最近,图灵奖得主康奈尔大学的John Hopcroft教授在美国特地来到上海交通大学教本科生。在谈到中国??学生的印象时,他直截了当地指出了中国学生的不足。

约翰霍普克罗夫特是世界着名的计算机算法大师。 1986年,他因在算法和数据结构的设计和分析方面取得的基本成就而被授予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最高荣誉,——图灵奖。目前,他应邀担任上海交远大学本科生“计算机科学基础数学”课程教授。

中国学生不愿意提问

John Hopcroft在美国任教期间接触过许多中国学生。他认为这些中国学生有很好的解决问题的能力。 “当我向他们分配一个棘手的问题时,即使他们如果你不吃饭或睡觉,你也可以迅速给我解决问题的方法。”然而,当他要求这些中国学生独立设计一个完整的项目,或者让他们为研究过程找到问题时,相当多的中国学生会被困住。

约翰霍普克罗夫特认为,创新是研究人员职业发展背后的驱动力之一。 “这种能力有一定的天赋,但这一天的培养同样重要。”

这次是在上海交通大学,约翰霍普克罗夫特首次为中国本科生开设了基础课程。 “让我有机会意识到这是一个急需解决的教育问题。”他显然觉得中国学生不太愿意提问。

约翰霍普克罗夫特认为,中国大学有两点应该开始改善。首先,让学生明白科学研究从提出简单问题开始。其次,他们应该学会提问。 “研究从提出简单问题开始。教师应该让学生真正进入研究设计模型,认真思考,积极提问。“

博士生的素质决定了研究机构的质量

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吸引年轻而有才华的研究人员是该学科长期实力的关键因素。在John Hopecroft看来,中国的大学应该更加意识到年轻的初级研究人员,尤其是那些杰出的博士研究生,对大学发展至关重要。约翰霍普克罗夫特发现,在许多中国大学,初级研究人员的教学任务更加艰巨。但是,在他看来,这么多教学活动的很大一部分并没有大大促进他们的职业发展。 “这可能与高等教育管理的一些概念相悖。我个人认为大学的高级研究人员应该承担更多的教学任务。只有认识到这一点并减少初级研究人员的教学任务量,他们才会有更多时间和优秀的研究生开展研究活动,在安排讲座时,我们应该注意哪些课程对他们的学习更有帮助。研究领域。“John Hopecroft坚信大学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帮助这些初级研究人员成长。他们是大学未来发展的真正力量。

“博士生的素质是决定研究机构质量的最重要因素之一。”约翰霍普克罗夫特说,当一个真正有前途的研究人员决定加入哪个机构时,主要标准是博士的质量有多高他将与之合作,“因此,大学应该寻找全世界最优秀的博士生。”

例如,约翰霍普克罗夫特说,为了吸引最好的学生,美国大学支付优秀博士生的学费。此外,博士生每年平均获得25,000美元的生活津贴,甚至超过福利金。一些国家的教师工资甚至更高。 “你为什么要给他们如此慷慨的奖励?原因很简单。如果你不给他们这样的就业条件,一些更有竞争力的机构将雇用他们。如果你不能留住这些未来的精英,你就不可能在将来。毫无疑问,竞争对手有利。“

大学教师更重要的责任是帮助学生成长。

John Hopecroft认为,孩子们应该在五岁左右开始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正是童年的早期教育。对于儿童来说,重要的是拥有一个稳定的成长环境,让他们感到安全,感受到爱,并让他们探索世界。“John Hopecroft在一个稳定的家庭中长大。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给了他很多机会与各种有趣的玩具取得联系。这些玩具设计紧凑,由不同部件组装而成。 “通过分割这些玩具然后组装它们,我知道这些玩具是如何工作和制作的。不幸的是,今天的儿童很少能够使用这些玩具。”

除了家庭因素之外,在John Hopecroft个人成长的每个阶段,都有许多非常优秀的老师给了他无私的帮助和支持。 “他们说自己非常出色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些人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是因为他们对学生的成长和成功的关注。他们对行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这激励了我帮助别人,这是我成为一名教师的初衷。“

约翰霍普克罗夫特认为,优秀的大学教师不仅要关注自己的研究活动,还要有更重要的责任帮助学生成长。 “这个目标不仅仅是满足你自己的职业发展和获得。更多的材料需要在生活中具有更加非凡的意义。“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2012.2.9第3版

媒体链接

图灵奖获得者John Hopcroft:中国大学必须教授学生问题

作者:

李明,周凯

熊猫直播